中新網12月12日電 美國《紐約時報》11日發表署名文章稱,日前公佈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,美國學生的教育水平落後於上海與新加坡等亞洲城市,這對美國中產階級的創造力構成威脅,未來美國夢關鍵在於提高教育水平。
  文章稱,上周,國際學生評估項目(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,簡稱PISA)公佈最新結果,美國隊成績不好。PISA在全球65個城市和國家,衡量15歲學生運用數學、科學、閱讀技能解決真實問題的能力有多強。
  PISA項目的主管安德里亞斯•施萊謝爾(Andreas Schleicher)對美國聯邦教育部(Department of Education)表示:“三年前我來這裡時給出了一份專題報告,將美國對比某些成績最好、而且快步改善的教育體系。它們中很多已經有了更大的進步,無論是從最低程度前進的巴西,還是從尚可提高到良好的德國和波蘭,或者是從良好進步到優秀的上海和新加坡。表現最佳的上海,它的數學成績如今已經比馬薩諸塞州領先2.5個學年了。而馬薩諸塞州在美國名列前茅。”
  文章稱,這種形勢可不妙。人類當下所處的時代,全球化和信息技術革命共同作用極大地削減了“高工資、中等技能”的工作崗位,而這在很多年裡都一直是美國中產階級的根基。在一個全球融合沒有那麼充分、自動化沒有那麼普遍的相互隔離的世界,工會有更大的影響力,許多美國人可以靠中等的技能享受普通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。然而在當今高度互聯、沒有隔離的世界,更多印度人、中國人、電腦、機器人、軟件可以完成更多普通的藍領和白領工作,碩果僅存的高薪崗位越來越需要高技能。“過去十年,工業化國家就業崗位的增長,幾乎完全是在PISA技能分佈最高端發生的,”施萊謝爾說。“而常規的認知技能,也就是很容易就能教授,但也很容易數字化和外包的技能,需求卻出現了最大的下降。”
  美國總統奧巴馬上周呼籲對學前教育、科技教育和平價高校加大投資力度,這值得認可。但共和黨人卻只肯討論減稅,但單靠減稅並不能解決問題。美國的孩子們面臨著三項重大改變。首先,要想進入中產階級,就需要一生都不斷地改善技能。其次,要想做到這一點,他們需要更強的自我激勵。“數字鴻溝”(digital divide)很快就會消失,不久以後幾乎每個人都會有電子屏幕和互聯網連接。未來學家瑪麗娜•戈爾比斯(Marina Gorbis)闡述道,在那樣一個世界,巨大的鴻溝將是“積極性的鴻溝”(motivational divide),也就是要看誰有積極性、毅力和決心,利用免費或廉價的在線工具創造、協作、學習。第三,最生機勃勃的國家將是那些能高度激發想象力的國家,它們能夠吸引人才,並促使人才不斷地產生新想法、建立新的初創企業,大多數新增的高質量就業崗位都來自這些企業。
  關於最新發佈的PISA結果,研究發現,成績最好的學生是那些真實地感覺到對自己的教育擁有“自主權”的學生。施萊謝爾說,在所有表現最出色的教育體系里,“學生們都察覺,他們自己能夠對自己的學習成績產生影響,而且教育能夠對他們的未來產生影響。”施萊謝爾說,PISA的研究還顯示出,“父母對其有很高期望的學生,往往也更有毅力,學習的內在動力也更強。”他還說,在PISA測評中成績最好的學校,都有一種“自主權”的文化——教師在課堂上有很高的專業自主權,教師能參與制定教學標準和課程,也有充足的時間繼續職業發展。因而施萊謝爾說,教學沒有被當做一個教師僅僅進行大量灌輸,執行別人想法的行當,而是一個“教師對他們的工作和教學標準都有自主權,能夠互相問責的職業”。
  美國正在經濟衰退中經歷一場巨大的技術變革,需要做出系統性的應對。教師工會對向教師賦予更大自主權,同時要求更多問責的改革予以阻撓。保護教師工會的民主黨人其實是在損害我們的未來。長期福利開支恐怕會影響我們向年輕一代投資的資金,不肯著手解決長期福利開支問題的民主黨人也是在損害美國的未來。那些阻撓對早期教育等事宜進行投資的共和黨人,以及阻撓移民改革——現在美國的大學為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提供教育,之後又把他們送回祖國——的共和黨人也在損害美國的未來。
  保守派需要重新思考短期的安全網,美國需要哪些福利,在這個階段緩解一些人的痛苦。自由派也需要更嚴肅地考慮,該怎麼激勵熱衷冒險的人建立新公司,進而創造增長、財富和高質量的就業崗位。要想有更多人就業,就需要有更多雇主。只是重新劃分增長遲緩的大餅,並不能維繫美國夢。  (原標題:美媒:美國夢未來繫於教育 需加大投資提高水平)
創作者介紹

po55pobr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